聊城“假药门”事件后,医生该如何保护自己

田栋梁 医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