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8000家村卫生室消失,是上一年的两倍

基层医师公社

来源:基层医师公社  羽兮


""
最新统计数据出炉!8000家村卫生室消失,是上一年的两倍!
""


村卫生室减少8000家,下降总数为上年两倍

近期,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



2018年末全国共有医疗卫生机构100.4万个,其中医院3.2万个,在医院中有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0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5.0万个,其中乡镇卫生院3.6万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3.5万个,门诊部(所)24.8万个,村卫生室63.0万个;专业公共卫生机构1.9万个,其中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469个,卫生监督所(中心)3141个。


小社对比《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发现,目前村卫生室数量已减少8000家,是上年减少量的两倍,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村卫生室在新一轮的浪潮中永远退出基层医疗网底的舞台。


村卫生室断崖式减少,受这3大因素直接影响


小社将近六年村卫生室数量拿出来做了一个纵向对比表,如下图所示:



从图上数据可以看出,村卫生室递减速度惊人,2018年达到最高值,即8000家。我们分析村卫生室进一步减少的原因,与以下3个因素有直接关系:


第一,退休后无人接班


以近期央视报道的四川省北川县数据为例,当地现有村医是235名,而65岁以上应该退出的乡村医生就有107人。在岗村医中近一半是老村医,年龄普遍偏大是村卫生室保证长期运营的第一道难题。


很多老村医在基层岗位上一干就是一辈子,他们吃苦耐劳、恪尽职守,直到身体实在吃不消了才选择退休。老村医退休了,村卫生室却空了出来,摆在眼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没有接班人。


基层简陋的环境、微薄的收入以及几乎看不到希望的晋升通道,对年轻人来说,避之唯恐不及,更别说留下来坚守。


第二,收入难以维持基本生活,自然倒闭


据很多村医读者反映,自己每月到手的工资远远达不到所在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这部分收入除了维持日常生活开销还要负责卫生室的运营开销,如网费、水电费、垃圾处理费等。有些甚至要靠家庭养殖或者打零工等方式帮衬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另外,长期以来以诊疗收入为主的收支结构在近些年发生巨大变化,加上基层输液受到限制,部分村医收入主要以政府补助为生。而这部分补助又受当地财政补偿水平及上级卫生院考核公平性主导,拿多拿少全凭"运气"。


相比之下,外出打工虽然身体上辛苦但赚得比村卫生室多。很多乡村医生宁愿放弃老本行,加入能赚快钱的行业,剩下的村卫生室形同虚设,自然就倒闭了。


第三,考证后另谋出路


在基层收支能自主,还可以一心只专注于一件事的行当就是开诊所、药房。在同行看来,把自己的老证镀一层金,收入也比在卫生室当村医多得多。


如此一来,拼命考取执业医师证、执业药师证,熬上一定的年头,心无旁骛地开一家自己的诊所、药房,成了一些勤奋好学的乡村医生的成才之路。


待到考证归来,村卫生室的行当已成历史,被舍而弃之。


8000家村卫生室不复存在,留下来的村医未来该如何选择?


尽管每年都有很多家村卫生室消失,但村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是基层医疗的重要守护者,无可取代。所以,留下来的人更应该坚守阵地、等待机遇。


一方面我们期待好的政策来吸引年轻队伍,解决他们未来的发展难题,同时也渴望能给予在岗的老村医基本养老和待遇。另一方面,也需要我们自己转变思路,激流勇上,不断提高自己饭碗的含金量,做到以不变应万变。


长按二维码关注基层医师公社

了解基层医疗最新动态


本文为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禁止一切商业性质的转载),企业商务合作:13810647732。我是小编羽兮,欢迎加我微信saibailan_ryder。

    发送中